广东十一选五: 那些玩世不恭的人,都死了

子為茶 發表于 2020-01-05 16:57:05 | 只看該作者
0 0

广东十一选五 www.ewlto.com

只有玩世不恭的人,一輩子都是黃金時代,高潮如注,平淡如水。



天津人郭德綱,在北京搞德云社,把自己搞成了最火的相聲演員。雖然火,但曲協并不認可他,多次批評他的相聲低俗。


批評郭德綱低俗,無可厚非。他的相聲中,充斥著拉屎放屁的段子,這些玩意,雖然每個人每天都干,三天不干就得趕緊上醫院。但堂而皇之在舞臺上說,不合規矩。舞臺,應該是歌頌美好事物的地方。


但郭德綱不以為然,反而變本加厲,大談特談。從心理學來分析,老郭可能對拉屎放屁有獨特的癖好。癖好這東西,奇怪著呢。有人喜歡紅木,有人喜歡茶壺,有人喜歡裹腳布,有人喜歡穆桂英......


從年齡來看,73年出生的郭德綱,沒趕上全民崇拜“大糞”的年代。那個時代,挑糞工時傳祥被作為傳奇人物頌揚,農業學大寨,廣大知識青年下鄉,在田間地頭唱著“莊稼一枝花,全靠糞當家”。


在沒有化肥的時代,莊稼能否豐收,大糞起著決定性作用。知識青年為了把大糞挪到自家的田里,互相之間展開了激烈的爭奪,甚至動起了鐮刀和鋤頭。


在那時的農村,糞就是人見人愛的寶貝,要分門別類,喚作:豬寶、牛寶、羊寶、馬寶、驢寶、狗寶、雞寶……還有人的大寶。春夏秋在莊稼地里勞作,冬天的主要農活就是拾糞。


有這樣一個真實的故事:幾個知青各挑著一擔大糞匆匆趕路。忽然領頭那人不慎滑倒,擔著的東西潑灑一地。幾個同伴趕緊放下擔子,上前去扶他。跌倒者掙開同伴的攙扶,慷慨激昂的說:不要管我,大糞要緊!


年長的曲協掌門人,年輕時是拾糞能手,大糞是他情竇初開時節抹不開的回憶。但戀愛就是這樣,當初多愛她,分手后就多恨她。自從穿上西裝登臺后,曲協掌門人就對大糞往事閉口不提了。


多少年過去,大糞漸漸被鎖進洗手間,連農村人都不稀罕了。郭德綱卻跑出來,把大糞放出來,順著舞臺噴射而出。俗,實在太俗了。但觀眾喜歡,排泄物一出,笑聲一片。



對排泄物充滿迷戀的,還有比郭德綱大二歲的馮唐。他曾在作品中用氣勢磅礴的詞語描繪撒尿。


“我的小便真雄壯啊,我哼了三遍《我愛北京天安門》和一遍《我們走進新時代》,尿柱的力道沒有絲毫減弱,砸在水泥池子上,嗒嗒作響,濺起大大小小的泡沫,旋轉著向四周蕩開,逐漸破裂,發出細碎的聲音,仿佛啤酒高高地倒進杯子,沫子忽地涌出來?!?/span>


馮唐是北京人,與從小學藝,沒受過正規教育的郭德綱不同,馮唐品學兼優,是醫學博士,主攻婦科。但無論留學美國,就職投行,還是當了華潤醫療CEO,馮唐都脫不開對撒尿的迷戀。他寫了這樣一首詩:“當我排隊等著站上小便池的時候,有人已經在大便池先尿了?!?/span>


撒尿對于男人而言,是一種變相的性炫耀。幾乎每個男人,都經歷過這樣的場景:恰同學少年,風華正茂,站在小便池邊,聊著女同學,女老師,光盤......互相比大小。

可想而知,馮唐的作品,格調是黃色的,儀表堂堂的婦科博士,在小說中盡情宣泄著年輕時的性壓抑,渴望著當一個流氓,他在《十八歲給我一個姑娘》中寫道:?流氓是種愛好或生活方式,仿佛寫詩或是畫水粉畫,只要心不老,流氓總是可以當的。


馮唐也火了,火得一塌糊涂,是最暢銷的作家之一,女文青的最愛。在40歲的時候,馮唐終于從意淫中走出來,離婚,滾到滿是姑娘的世界,自由自在。


女人崇拜馮唐,男人更喜歡郭德綱,“上炕認識娘們,下炕認識鞋”,“于謙的父親愛洗頭”,“于謙的老婆喊死鬼”,這樣的段子才帶勁。


這兩位70后,一個雅一個俗,內容卻是貫通的,真是一對好哥們。


像郭德綱被曲協排斥一樣,馮唐也與作協無緣。在一心弘揚真善美的協會看來,這兩個人,都是玩世不恭的。



玩世不恭?跟祖師爺比起來,這兩位也就只能用一句“小兔崽子”來形容吧。


郭德綱的師傅是侯耀文,侯耀文是侯寶林的兒子,而侯寶林,才是相聲界那個玩世不恭的祖師爺。


舊社會,相聲是要到天橋上說的,說出名堂的,才被招進茶館里,從露天轉到室內。侯寶林的本領,就是讓相聲擠掉大鼓和說書,成了茶館中的壓軸演出。


新社會,侯寶林成了導師的座上賓,他一躍成為人民藝術家,領高工資,為人民演出。但人民群眾,忙著煉鋼拾糞,沒工夫聽相聲。所以,侯寶林主要還是給導師演出。


從天橋到紅墻,侯寶林讓南方導師愛上了北方相聲,百聽不厭,還要拍成錄像反復播放。


侯寶林留下來的錄像,幾乎都是那時候的,他說了150多段相聲,其中50多段從沒有在民間說過。這50多段,反映了導師獨特的口味,并不適合人民群眾。這口味,到底是高雅,還是高雅呢?



這并沒有阻止他被送往干校勞動。對于勞動,侯寶林自得其樂,有一位擠奶工慕名來追星,他立刻謅了四句詩:“擠奶的師傅擠奶多,擠出奶來大伙兒喝,人工擠奶太費事,不如大伙趴那嘬!


低俗or高雅?侯寶林才不在乎呢。對于女人,他像個男人一樣喜歡,在那個年代,他結了兩次婚,還有一個圈里都在傳的私生子。


對于相聲這碗飯,侯寶林看得很淡,他禁止兒孫們學相聲,要求他們另學一門一技之長,到什么年月都能混口飯吃。但一個兒子,不聽話,報考文工團被錄取,也混成相聲大師。一個孫子不聽話,被郭德綱拉進德云社,作為“長子長孫”擺在那里。


對于名聲,順其自然吧,60歲過后,侯寶林就不登臺了,被作為一個吉祥物使用著,他也借坡下驢,愛吃愛玩愛搞笑。出訪美國時,一位記者問他:里根是演員,但他當了總統,你也是演員,也可以當總統嗎?侯寶林說:里根我知道,我們不一樣,他是二級演員,我是一級的。


看得開,才配得上“玩世不恭”。


晚年,侯寶林經?;襯钅昵崾?,在“茶館”說相聲的日子,那時的他,一門心思搞笑,博個滿堂彩,吃碗八寶飯。



侯寶林懷念的茶館,早就丟進故紙堆了。如今的茶館,要么變成棋牌室,要么變成商務會所,跟文化沒幾毛錢關系了。但話劇《茶館》,還在舞臺不斷演出,可是寫《茶館》的人,投湖已經50多年了。


老舍,地道的老北京,京味京腔,玩文字的水平,比馮唐不知道高出多少。有人說老舍心眼小,忍受不了欺凌,才尋了短見。


呵呵,這樣想老舍,那是大錯特錯了。讀透人性善惡的老舍,是不想陪年輕人玩了。


抗戰最艱苦的時候 ,日軍突襲重慶,友人問老舍:“你怎么辦? ”老舍脫口而出:“北面就是滔滔的嘉陵江,那里便是我的歸宿! ”


螻蟻尚且貪生,唯有“玩世不恭”的人,才能隨時舍掉這具臭烘烘的軀殼。



郭德綱和馮唐,認真賺錢,名利場中團團轉。郭德綱力捧兒子說相聲,到哪里都帶上,不遺余力。馮唐立足投資圈的同時,又混進娛樂圈,電視劇一部接一部。


在聚精會神、一絲不茍的時代,這兩位已經是難能可貴了。


只是,靠拉屎撒尿和性交,與“玩世不恭”之間,隔了一排排的姑娘和一摞摞的鈔票。也許,只有已經死掉的王小波,才帶著一些真正的玩世不恭。

(王小波蕩起雙槳......)


他在《黃金時代》中,贊頌著處男王二在田野中挺立的小和尚,落日的余暉下,燦燦生輝,那一次的硬度,空前絕后,余生再也沒有來臨。


《黃金時代》是王小波的一生之作。人這一輩子,看似漫長,但黃金時代,唯有那情竇初開、情欲亢奮的短暫一段。過了那個季節,任你多么有錢有勢,也找不回當年荷爾蒙洶涌攪動的幻想。



郭德綱的黃金時代,留在了臟亂差的北漂歲月,四處奔走,求告無門的他,說起了5塊錢一場的相聲,說得滿頭大汗,高潮迭起。


馮唐的黃金時代,留在了18歲壓抑的性幻想里,那時候他渴望前凸后翹的姑娘,卻在眾人的殷切期盼下,老老實實當著好學生。


只有玩世不恭的人,一輩子都是黃金時代,高潮如注,平淡如水。



《茶館》里的掌柜王利發,聰明機靈,為了維持生意,變著法子搞革新。從大清朝,到北洋軍閥,再熬過抗日,最后在臨解放前,才被反動派逼迫著上吊,茶館終于關門。


唉,舊社會真是沒效率,像茶館這種臟亂差的營業場所,?;せ肪車囊恢酵ㄖ瘓透愣寺?,還能讓它熬那么久。老舍想寫茶館,也得符合規定。


在集體步入“黃金時代”的時代,那些玩世不恭的人,都死了。


你我的黃金時代,斯基們要去認真學習了,臨行前留一句李中堂的詩與擼友共勉:秋風寶劍孤臣淚,落日旌旗大將壇;海外塵氛猶未息,請君莫作等閑看。

來源:老斯基漂移(ID:laosijicj) 作者:大頭斯基

轉載請注明來源及作者 ?侵權必究

離下一屆諾貝爾經濟學獎最近的中國人是誰?

馬云還年輕,但他的接班人已經老了……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資源

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,沒有帳號?立即注冊

x

本帖被以下淘專輯推薦:

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注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加入我們,

發現生活更美好...

立即注冊

如果您已擁有本站賬戶,則可

鄭州有色金屬價格交流組
鄭州有色金屬價格交流組

© 2017-2018 广东十一选五

返回頂部
{ganrao}